世界杯前,西德冠军集体服用禁药,贝肯鲍尔也服用禁药

1990年东德和西德统一后,东德当局强制运动员大规模服用违禁药物的丑闻曝光,震惊世界。然而,德国柏林洪堡大学8月3日披露的名为《兴奋剂在德国:从1950年至今》的800页报告,却让前西德变得不干净!据德国《南德意志报》,美联社等报道。前一天,洪堡大学报告的部分内容被泄露。调查指出,西德政府和东德政府一样,曾计划安排兴奋剂药物的研究,鼓励运动员服用药物以取得良好效果。其中,1954年和1974年世界杯夺冠的西德国家队也是禁药的产物。

前西德系统药物管理局在幕后

这份名为《兴奋剂在德国:从1950年至今》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冷战时期西德兴奋剂使用和研究的规模和体系。这份报告长达800多页,是由德国柏林洪堡大学的一个特别研究小组,受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委托,在对50多个当事人和证人进行了三年多的采访后完成的。该报告本应于去年发布,但由于隐私和法律问题而推迟。但前天《南德意志报》披露了报道的一些秘密内容,很快被美联社、BBC等国际知名媒体注意到,并引用相关信息进行报道。

报道称,西德体育部为了追求运动成绩,系统地组织运动员服用各种违禁药物,几位当时的政府官员、高级医生、体育部门负责人都深有参与。西德负责兴奋剂项目的机构是体育科学研究所,成立于1970年,隶属于西德内务部。该机构长期秘密、系统地资助各种兴奋剂的研发,鼓励运动员服用包括合成代谢类固醇、促红细胞生成素、雌激素、睾酮等多种违禁药物,以提高运动成绩。学院经费的规模和具体数额不得而知,但洪堡大学历史学家指出,仅学院拨给弗里堡、科隆萨尔布吕肯运动医学中心的经费就达1000万德国马克(约合4154万人民币)。

世界杯冠军成为最大焦点,贝肯鲍尔也中枪了!

在这份报告中,前西德足球队成为最大的焦点。据说除了1970年的西德,1960年的法兰克福,1974年的世界杯冠军德国,都服用过违禁药物,包括当时的国家队队长贝肯鲍尔,以及世界著名足球场所。

报道还指出,1966年世界杯,德国球员参加决赛后检测麻黄素,涉嫌服用违禁药物。除此之外,德国队在1954年赢得世界杯时上演的“伯尔尼奇迹”也被认为是禁药的产物。在那次杯赛中,前西德在小组赛中被匈牙利8-3“蹂躏”。当两队再次进入决赛时,匈牙利认为冠军触手可及,2-3的结果震惊世界。德国柏林洪堡大学的Eiges教授说,前西德队的一些球员在中场休息时注射了违禁药物,内部人士也回忆说,决赛结束后,在西德队的更衣室里发现了几个空药瓶。但当时西德队医说只给休息室的球员注射维生素C。

德国奥委会:欢迎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2009年,时任德国奥委会主席的巴赫在接受DPA独家专访时表示,德德统一20年来,德国体育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快速的成绩,但东德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历史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为此,巴赫表示,德国政府对兴奋剂的态度仍然是“零容忍”。德国科隆体育大学体育历史研究所所长斯蒂芬沃森教授透露:“在东西德统一之前,给运动员注射毒品在东德和西德都很常见,但在东德,这是由政府决定、组织和运作的。在西德,是由医生、教练和运动员自己决定和操作的。”沃松透露,统一后,东德教练将签署一份《名誉宣言》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向运动员注射毒品,这样就可以继续担任教练。事实上,西德官方对于调查有多少教练涉及禁药的态度,多少有些放任自流。

即将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德国奥委会主席

德甲足球联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