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战机抄袭F-35?美国空军通过模仿掠夺建立了自己的新闻网络

数据地图:2006年柏林航展公开展示的Me-262 A-1c(战后再现模型)

数据地图:中国FC-31“雄鹰”战斗机

原标题:中国新战机抄袭F-35?揭露美国空军靠模仿掠夺起家

美国空军——崛起的秘密从模仿和掠夺走上了创新之路

近年来,每当中国出现新设备时,西方世界总是会有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不久前,一些美国媒体军事专家也宣布,他们发现了“中国窃取美国F-35战斗机相关技术”的新证据,因为中国发射的一架新飞机在许多地方与F-35相似。

外貌相似是抄袭,但不是新发明。飞机外形主要由空气动力学规律和当时可以使用的技术决定。历史上同级别的飞机外形相似的并不少见,如英法与前苏联的协和和图-144,美国的DC-9,英国的BAC1-11,美国的DC-10和L-1011“三星”。都是互相抄袭吗?

虽然古代中国人在科技发明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但他们无法掩盖中国现代科技严重过时的现实,尤其是在航空领域。飞机发明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在推动航空技术进步方面留下的足迹太少了。中国航空技术落后的现状让每一个航空人都感到羞愧。如今,科学技术在综合国力的竞争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时刻,面对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最紧迫的任务是努力进取,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迎头赶上,重返世界科技发展的前沿。

就在我们努力追赶,努力做出成绩的时候,西方有些人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他们习惯于使用“双重标准”,他们可以模仿别人的标准,甚至不惜以明火执仗和利用他人为代价。就算别人只是想出了一些外观类似的东西,也是大逆不道的抄袭和“山寨”。

我们来看看美航是怎么靠模仿抄袭起家的。

一战抄袭了9500架英国飞机。

20世纪初,欧洲离战争越来越近,工业国家竞相发展自己的先进飞机。但由于美国在地理上和政治上远离战争,其航空制造业在技术、工业化、军事应用等方面都落后于欧洲。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美国没有可用于作战的飞机,所以不得不向法国和英国购买飞机。D.H.4是由英国德哈维兰公司研发的双座双翼日间轰炸机。1916年8月首次试验,1917年3月装备英军。英国自己只生产了1449架轰炸机。

战争期间,时任美国陆军信号部队(即今天美国空军的前身)航空部部长的少将斯奎尔邀请英法意三国的工程师访问美国。与此同时,1917年6月,100名美国工程师和军事规划官员在博林上校的领导下被派往欧洲检查航空技术,并会见了英国国防部长4

1917年7月,第一个D.H.4抵达纽约进行研究。10月,陆军信号兵团在俄亥俄州代顿以北选择了一个叫麦考克机场的地方,建造了一个航空工程和测试中心。从英国带来的D.H.4也搬到了代顿,作为制造新飞机的模型。根据军方的命令,波音公司和代顿-赖特公司共同制造了机身,然后配以美国制造的机枪、仪器和一台“免费”发动机。新飞机被命名为DH-4。美国制造的DH-4于1918年5月运往法国,8月参战。最终,美国批量生产的DH-4多达9500架,可以说是世界航空史上第一台大型“山寨机”。

此后,麦库克机场成为航空技术情报局(ATI)的大本营,其任务包括确定涉及飞机的国外科技计划。最初的工作主要是为美国航空工业复制或进口外国飞机。同时,其下的“国外数据组”也起着相应的作用:作为信息收集库,对内为美军飞机工程部提供筛选信息,对外为美国制造商、教育界、军事机构提供服务。ATI还承担着将外国文件翻译成英语的任务。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与德国签订的停战协定获得了347架飞机供美国研究,这些飞机也是战利品。此外,技术信息办公室还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获得了一些飞机和大量发动机、机枪和气枪、导航设备、降落伞和飞机生产设备。1929年,麦考克机场迁至城市另一边的莱特机场。

20世纪30年代,欧洲和日本的飞机制造业超过了美国。随着二战的爆发,ATI的职能扩大,人员不断增加,从1941年7月的不足100人增加到1945年12月的近750人。前线部队将缴获的敌方装备送回莱特机场进行鉴定。第一批德日飞机于1943年抵达,缴获的装备很快装满了六栋建筑、一个大型室外存储区和一个机库的一部分。ATI早期的工作之一是收集工厂标记和铭牌,后来成为1943年集中轰炸德国一家滚珠轴承厂的信息来源。从1000多架日本飞机的铭牌上收集的信息也成为轰炸日本岛上各种制造厂的最佳目标数据。

“充满活力”的计划和“销”的行动

二战期间ATI在欧洲最著名的任务是“Lusty计划”和“PAPERCLIP行动”。

“LUSTY计划”(LUSTY是“德国空军秘密技术”的缩写,意为“精力充沛”)是美国陆军航空兵在二战期间和之后为夺取和识别德国航空技术而采取的行动。随着战争的结束,众多的情报小组(据说盟军中有32个类似的组织)已经将注意力从战术情报转移到对敌方R&D机构的现场调查上,他们攫取智力资源的力度也急剧增加。

1945年4月22日,美国陆军航空兵将技术情报和现场调查情报两项业务合并,统一为“剥削师”。代号为“活力行动”,分为两组:

第一批——由前莱特基地试飞员沃森上校率领,负责收集敌机和武器,以便在美国进一步研究;

第二组负责招募科学家,收集文献,调查研究机构。

事实上,在此之前,德国新装备的出现就已经引起了盟军的注意。1944年7月26日,Me262第一次与皇家空军“蚊子”会战胜利,8月19架盟军飞机(6架自损)被击落。1944年9月1日,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斯帕茨表示担心,如果德国战机大量出现,可能会给盟军造成巨大损失,以至于不得不取消白天的轰炸。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陆军航空兵莱特基地的情报专家为沃森列出了一份“黑名单”——,他们想研究德国先进航空装备的名单。

沃森和他的团队被昵称为“沃森的神童”,在美国俚语中的意思是“扒手”。本文暂且称之为“华生采购团队”。

沃森,美国陆军航空航空技术情报局的两位指挥官,以其充满活力的计划而闻名。入选“搜索队”的飞行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各有各的原因,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知道如何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操纵自己的飞机。一开始包括沃森本人在内,准备了10个人,但最后只选出了8个人。总之,这个群体的选择并不太在乎等级或者职位,最重要的是能力。

除了飞行员,一群“技术士官”也为“活力”行动的顺利完成做出了贡献。尽管身在国外,没有技术资料,但这些维修飞机非常熟练的机械师,还是让被毁的飞机重新飞了起来。

“搜索队”还利用胁迫和引诱,让德军为他们服务。1945年5月8日,德国上校布劳尔驾驶一架载有70名妇女、儿童和伤员的飞机飞往穆尼黑。飞机降落后,“搜索队”的一个人找到了他,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去集中营,要么为“搜索队”开飞机。当然,布劳尔选择了飞行,然后Messerschmidt公司的几个员工加入了“搜索团队”。当“搜索队”在奥格斯堡附近的莱赫菲尔德基地发现九架Me262喷气式战斗机时,碰巧这些德国试飞员有驾驶这些飞机的经验。

最后,“高能”行动共获得16280件(6200吨)设备,交给情报人员研究,他们挑选了2398件进行分析

“密码行动”将200多名德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带到莱特机场,与美国同行一起工作。起初,这些人被分配到情报部门,大多数科学家最终都在莱特机场的各个实验室里。麦考吉在伦敦建立并领导了航空文学研究中心(ADRC),该中心负责翻译、分类、检索和缩微拍摄捕获的德国数据。1946年,中心迁至莱特机场,成为情报机构的航空文献部。300人处理了1500多吨文档,英语新增专业术语10万个。在“和平行动”中从德国获得的科学家中,最著名的是沃纳沃纳冯布劳恩,他帮助美国发展了空间和导弹计划。

40多架德国飞机穿越海洋到达美国

负责将获得的飞机运回美国的“希波行动”是“活力行动”的一部分,皇家海军的护航航空母舰“收割者”也参加了该行动。1945年7月19日,这艘船离开瑟堡前往纽约。装载在母船上并掠夺到美国的飞机有:10架Me262、5架Fw190F、4架Fw190D、1架Ta152、4架Ar234、3架He219、3架Bf109、2架Do335、2架B   181、1架WNF342直升机、2架Fl-282直升机等。

在这些当中,最重要的是世界上第一架喷气式战斗机Me262。“搜索队”带回的德国喷气式飞机在美国陆军和海军试验机构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大量的飞行试验和鉴定。

通过试飞,美国发现Me  262优于早期的英国“流星”喷气式战斗机。Me262由于速度快,对两侧和后方能见度好,是机枪的优秀平台,而流星在高速时有“蛇行趋势”,表现出“弱”副翼响应。但是Me  262的战斗范围比Meteor短。他们还将Me262与美国P-80“流星”进行了对比,得出虽然两架飞机总重量相差900kg,但Me262在加速度和速度上都超过P-80,两者爬坡性能基本相当。Me262显然具有更高的临界马赫数,在阻力方面优于当时美国陆军航空兵的任何战斗机

美国还在莱特机场的武器试验场用Me  262实弹打靶。Me  262的108炮呼啸而过,一枚30毫米高爆炮弹击中了B-24轰炸机。薄壳弹壳的炮弹命中引爆后,溅出的不锈钢碎片穿透飞机机身形成一个圆孔。这致命的一击几乎切断了轰炸机的尾部,有效地摧毁了它。

对于“精力充沛”行动的效果,后面还有许多最后的陈述,例如:

——“欧洲二战末期,ATI带回了令人生畏的Me262喷气式战斗机,连同它的后掠翼、轴流压气机涡轮喷气发动机和30毫米机枪等技术秘密。当时喷气式时代还处于起步阶段,德国率先将这项技术应用到战场上。所以美国抢了可以用的Me  262就是政变。”

——二战结束前,德国的战斗机技术让以美国为首的盟国垂涎三尺。德国投降后,他们组成“寻宝队”,前往德国寻找剩余的战斗机,并对战斗机进行微缩胶卷拍摄,运回中国。正是这些残骸和材料,挽救了美国同行至少五年的时间来研制战后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F-86“军刀”。

——美国人通过在德国收集的实物和数据学到了很多东西。一夜之间,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所有飞机似乎都过时了。正在设计的新型飞机,比如F-86 Sabre,已经按照德国技术重新设计。它最初被设计成平板机翼,后来改为前缘缝翼后掠机翼。

——战争结束了,但是使用德国技术的竞争还在继续。在美国,工程师向德国飞机学习,帮助他们建造自己的喷气式战斗机军事分析家休森说:“有一个关于北美航空公司航空动力学总设计师的著名故事。为了理解德语数据的含义,他去了一所夜校学习德语。然后,他的设计团队得到了一架Me  262战斗机。在观察了实际的飞机和设计后,他们完全放弃了他们的XP-86设计,重新设计成经典的35度后掠翼飞机。这是‘军刀’,当时最后一架喷气式战斗机。”

——“军刀”问世,美国人以为自己造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苏联人也找到了同样的德国数据来建造他们的后掠翼喷气式飞机,即米格-15。1950年12月,两架飞机首次在朝鲜战场相遇。当第一架米格-15出现在朝鲜上空时,美国飞行员感到震惊,认为他们受到了自己飞机的攻击。战争初期,这种情况一直困扰着美军。飞行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米格战斗机几乎和F-86一模一样。毫无疑问,苏联人和美国人看过同样的文件,这是非常明显的。

——沃尔夫冈塞缪尔(Wolfgang  Samuel)在书评《角逐纳粹航空技术》中说:“德国的技术如此优越,很容易改变美国空军的面貌。虽然斯帕茨将军在1945年5月掌管着17000架飞机,是世界上最大的舰队,但对未来毫无用处。未来属于能以音速或接近音速飞行的后掠翼飞机。F-86及其超音速继承者F-100“超级军刀”是德国技术转移的直接结果,他们在冷战最黑暗的日子里保证了美国的未来。”(王忠强)

德甲足球联赛网